日前,一在京无业男青年石某,于北四环地下通道购买D版VCD黄片,而后积极向警方举报,致使一制黄贩黄的淫窝落入法网,为淫民除了大害。
记者经过多种渠道与石某取得联系,在全程宣传其英勇事迹的同时,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让我们走进当代有志青年的内心世界,充分领略进步青年的高尚情****吧!
记者:石先生您好! 石某:妓者好!
记: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您是如何发现并如何想到乔装打扮混入内部英勇无畏捣毁淫窝净化社会拯救淫民的呢?
石:您刚说的什么?我没听明白。
记:噢,对不起,先说说您是如何发现那个贩卖D版的小贩的?
石:这还用发现么?满大街的都是啊!北京别的不敢说,卖D版,办J证还不任哪都是!D版,你敢说你没买过?
记:俄,那什么,说说您买D版黄片的经过吧!
石:说起这件事我就心痛,您说我们消费者容易么!我前些天在淫版上看到了韩国电影《麻姑》的介绍,早早的就惦记上了。
记:这片我听说过,几百号人都不穿衣服,不过好像女的太少了,没劲!
石:我不管,有一点机会我都不放过!那天路过地下通道,我就在他那一摞盘里看到这片了,我知道是D版,而且80%是电影版的,但为了看看那几个韩国MM的裸体,我还是买下了。
记:大家看到了吧?这不仅仅是一个正义的青年,还是一个对艺术无限向往的青年,尤其是人体艺术!但我们国家的电影发布审查根本就不会让这样的好青年在艺术上得到这种正当的满足,亲手把他们推向了D版的深渊,这不能不让有关部门深思,反省:为我们广大淫民服务的究竟是谁?是我们政府的文化部门,还是这些默默无闻的D版商。
石:嗯,您说得没错,我们消费者苦哇!
记:对了,那片怎么样啊?牛B么?看得清楚么?说说!
石:****他大爷!谁刚才说D版好话来着?谁再说我抽丫的!
记:别别,到底怎么回事?
石:那片我回家一看,您猜怎么着?还真有不穿衣服的,是TM一韩国三级片!
记:!不错呀!那您还不闷家里偷着乐,嚷嚷什么呀!
石:你是不知道那有多弱智!第一,效果不好,一看就知道是老录像带转刻的盘,画面忒糙!第二,片子老,看那意思,拍这片的几位韩国友人还在不在人世现在都很难说。
记:哎!话不能这么说,有的老三级还是不错的嘛!蛮经典的!
石:得了吧您!就这片也叫经典?玩假的那是三级片一贯的作风,咱就不说什么了!你也不能忒假了吧?稍微有一点生理知识的人都能看出来,丫那姿势根本就不对路啊!男的一探身一仰脖的,女的也跟那不停动弹,俩人根本就不合拍呀!导演不是瞎子就是一傻B!而且还有一穿帮的,哥们在那猛干着呢,我竟然看见丫那家伙在两腿之间蔫蔫的悬着,****!
记:那女的还算漂亮吧? 石:成心惹我吐是吧?别提,别提!
记:要这么说,丫是挺坑人的!
石:谁说不是呢?可把我气坏了!我是消费者!我要维权!
记:所以您就把他们给告了?
石:不是,我想,既然他们那有三级片,就说不定也有毛片,我拿着这个去要挟他,逼他卖给我毛片!
记:买毛片干嘛还用逼人呀!不经常有抱孩子的大嫂主动推销么!
石:****!都他妈是空盘!买坏了你还没地儿告状去!哑巴亏我可吃了不少了!打死也不信抱孩子的主儿了!
记:那你跟他这买到了?
石:丫嘴忒他妈硬,一口咬定丫就是一倒腾盘的,这张三级片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是打头那就错了,换个别的可以,毛片是真没有,还一口咬定:俺就是一卖D版盘的本分买卖人,不干那违法乱纪的事!
记:还别说,人家弄不好还真是一本分人。
石:我信他那个!当初进局子时我嘴比他严多了!俩嘴巴过来,连小时候偷看邻居洗澡的事都招了!
记:您是说您准备付诸武力,一举制服了他?
石:嗯,我给丫门牙都打飞了,丫还嘴硬!被我一顿乱踹躺地上不起了,趁我回头抄家伙准备废了丫的时候,傻B竟然打110了。
记:等,等!您是说当时是他报的警?
石:废话!你听哪个想买毛片的报过警?好容易找一据点,能让警察都搜刮走让他们回局子过瘾去?有病啊我!
记:警察来了没抓你?
石:我也正害怕呢!刚想跑,警察把地下通道的俩出口都堵上了,我赶紧往地上一蹲,双手抱头。
记:行,您这业务挺熟练的。
石:警察一看满地的D版盘,问这是谁的盘哪?那傻B答应:是俺的。警察又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一指那个装盘的包:黄……盘,毛……片。警察说哦,过去冲着那卖盘的就是一嘴巴:让你小子卖毛片!那小子赶紧说俺没有俺没有啊!
记:警察说他买毛片,有证据么?不能凭你一说呀!
石:这就是你们当记者为嘛总查不出事情真相了!人警察像你这么傻!从兜里掏出两张影碟往丫包里一扔:这不是毛片么?我凑过去一看,****!封面上都是门洞大开呀!
记:噢,原来应该这么取证呀!怪不得我们记者总是挨别人嘴巴人家警察都是抽别人嘴巴呢!长见识了!
石:学着点吧!我想趁他们不注意顺一张回家瞧瞧,淫民警察按说不会骗人吧!可惜让警察发现了,拦住我的手,笑着跟我说:你立功了,但奖品不是这个!
记:这就是您整个事迹的过程?
石:没错,随后我平静的生活彻底被他们打乱,大报小报的宣传介绍,每天的大会小会,学校里做报告,机关里搞座谈,忙死我了!
记:看来英雄的成长还真是不容易呢!您能谈谈您今后的生活安排么?听说您还没工作呢,准备干点什么?
石:成了名人之后,很多单位聘任我,但基本上都是为了借我的名声,我不太喜欢,我不能老躺在旧的丰碑上吃一辈子呀!您说是不是!我准备凭自己的力量干点实事!
记:看到了么!看到了么!这就是我们新一代有志青年的心声!现在有点眉目了么?跟我们广大淫民透露一下?
石:有两份工作我比较感兴趣,都在夜总会,一个是牛郎店,专为贵妇人提供特殊服务,全凭力气吃饭;一个是野鸡店,专门给妓者联系顾客的,也有叫皮条的,靠的是沟通能力。这两份工作我都挺喜欢。
记:您会兼职么? 石:不,我是个专一的人。我准备做皮条。
记:为什么?您不觉得牛郎满爽的么?既过瘾又赚钱?
石:不,我不这么认为。拉皮条也有验货的工作任务呢!也会很爽,钱也不是问题。以我的长相,在牛郎圈肯定要从最底层做起,我的能力才能体现出来;感觉肯定不如做野鸡的头儿舒服,古语说得好:宁为鸡首,不为牛后。
记:真是有志青年呀!祝您在鸡首的道路上取得更大成功!谢谢!再见!
石:嗯,再贱!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